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| 回到总馆
首页 > 评议文章 > 正文

庚寅秋冬二三事 从另一个角度解读篆刻家张呈君
2012-03-19 09:59:43   来源:于家全   评论:0 点击:

  二十年前,就知道了在勃利县有一位执着于艺术的同龄人——张呈君。第一次相见,也该是十七年前的事了。其间,去过他的书画学校,坚持多年办学且始终红红火火。那时我们相交也不甚多,再听到他的消息便是一声...
  二十年前,就知道了在勃利县有一位执着于艺术的同龄人——张呈君。第一次相见,也该是十七年前的事了。其间,去过他的书画学校,坚持多年办学且始终红红火火。那时我们相交也不甚多,再听到他的消息便是一声“惊雷”,呈君在全国第六届篆刻展上获得了二等奖。
  
  2009年开始,与呈君的交往多了起来,关系逐渐发展到了“密切”的程度,对他的了解也深刻了。呈君待人周到而不失诚恳,术业有成而保持低调,话语不多却极具诙谐,而其最值得称道的是他的坚韧与专注。为艺术而痴狂,为求学而奔波,每年治印几千方奠定了成功的基石!庚寅秋冬间的几件事,便可完全凸显出呈君的精神、品格。
  
  2010年国庆前,与呈君一道赴牛城安达,应书友吴庆东之约,参加“墨香安达”黑龙江籍全国书法篆刻名家邀请展的开幕式。与鹤岗书友在哈尔滨会齐后,乘坐崔学顺兄提供的商务车共赴安达。途中,诸友下车“方便”,呈君突然晕倒,摔在公路护坡下,脸都滑破了。见扶起后的呈君已经清醒,书友们紧张的心情舒缓下来。接下来的两天时间,各地赶来参加展览活动的书友的话题,多是由呈君晕倒展开,道出艺术追求的艰辛,互相劝诫着要爱惜身体。
  
  其实,为了艺术,呈君付出的辛苦很难有人企及。白天带学生,夜里刻印。呈君很少在子夜一点之前睡觉,而兴来之时,常常一直刻到凌晨三点多。临古印,读印论,观今人,思变化,心力并劳,不以为苦,反以为乐。不仅如此,呈君还经常游学于大江南北、长城内外,遍访海内名家。早年曾函授于海上名家徐正廉先生之门,近年又因深喜“大写意”之风,求学于龙江印坛名将仲伟迅门下。我给呈君打电话,他经常是在旅途中接听。光是去哈尔滨,每年都不会少于十次。“春运”、“学运”期间,一票难求,他经常搭乘临时增加的私人客车,个中辛苦可想而知。这就是体魄“健硕如牛”的呈君会突然晕倒的真正原因。
  
  接下来的是一件大喜事,为了这事儿,我参加了好几顿“庆功宴”。席间,我说了一句话深得书友们赞同。——“我辈已成中国书协会员,但前路尚远,而呈君可以说是功成名就了!”这件大喜事就是,呈君参加西泠印社大考,以“边款第一”金榜题名!为了这光辉的时刻,他期待了整整四年。2006年开始,呈君就开始参加西泠的“海选”,一次次晋级,都在最后的环节与成功失之交臂。终于,在庚寅年的冬天来临的时候,西子湖畔传来佳音。呈君第一时间发来短信,在“中国印·风雅颂”西泠印社四次选拔过后,在“国际篆刻选拔赛暨第七届篆刻评展”中,呈君迎来了他艺术人生中的大成功,那本西泠印社社员证拿在了手中。
  
  呈君放弃了许多经济人在竞赛现场向他发出的“走穴”邀请,急切地奔赴哈尔滨,举办“谢师宴”,感谢仲伟迅老师这几年来对他的培育。伟迅的妻子由衷地祝贺:“你老师最心仪的心事,你做到了!”
  
  几番“庆功”刚刚结束,我打电话给他,得知他又去了北京,正在为自己即将出版的《雪泥鸟虫印选》做最后的审定。呈君的鸟虫印我见过几方,且我手中就有他用鸟虫篆为我刻的名章,但没有想到的是,既要费心思量,又要损伤眼力的鸟虫印,他已刻了七百余方。这该需要多么大的恒心和耐心!
  
  印坛名宿(也是我的恩师)张跃飞先生是这样评价呈君鸟虫印的。“他在鸟虫篆印的学习创作过程中,转益多师,尝试着各种风格的表现,无论是灵秀婉丽,还是浑朴壮伟,点、线、面都表现的精致到位、挥洒自如……他的一些鸟虫篆印明显流露出自己的独特见解和取舍,并逐步形成了自己的创作手法。”
  
  以上是庚寅秋冬之际,于呈君身上发生的三件不同寻常的事。当辛卯之春悄然萌动之时,我们又听到了关于呈君的好消息。韩天衡、石开、王友谊相继都已收呈君为入门弟子。且拜师礼后,王友谊先生嘱刻“梅花赋”印五十方,并以书作为酬。看来,春天真的是充满希望和令人激动的。我们有理由相信,籍西泠之翼,不知疲倦且“膂力”过人的呈君,一定会飞得更高更远。
  
  (本文作者为中国书协会员,七台河市青年书协主席)
  
  

相关热词搜索:篆刻家 张呈君

上一篇:业精于勤大智若愚
下一篇:猛士大风唱西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