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| 回到总馆
首页 > 评议文章 > 正文

古朴俊秀瑰丽博大 写在西泠印社新晋社员张呈君篆刻网展之际
2012-03-19 10:03:02   来源:徐正濂   评论:0 点击:

  中国篆刻源远流长,河南安阳出土的三万商玺,若作为篆刻印章的滥觞,则已历三千余年了。然而在渊源深厚的大背景下,各个时代的篆刻又有着各自鲜明的时代特点,宋元明清,乃时代氛围作用于艺术,不期然而然也...
  中国篆刻源远流长,河南安阳出土的三万商玺,若作为篆刻印章的滥觞,则已历三千余年了。然而在渊源深厚的大背景下,各个时代的篆刻又有着各自鲜明的时代特点,宋元明清,乃时代氛围作用于艺术,不期然而然也。
  
  篆刻到了当代,虽然还是以秦汉为宗,分朱布白,但审美倾向上变易还是略略可查的。当代篆刻强调作品的视觉冲击力,比以往更注重外在的形式,更强化作品中个性生命力的贲张。不必探讨这种倾向的是非优劣,高速运转的社会车轮已容不得你一壶茶、一盅酒,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了,篆刻之所以如此,乃有着它的必然性。
  
  东北汉子雪泥,学习篆刻数十年,出秦入汉,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近几年与时俱进,注重作品的现代意识,强化作品的力量感、冲击力、大处落墨:刻来恢宏荡达、动人心魄:而形式多样,也令人生欢喜之心!一人变法千人之面,实属非浅薄之力而为之,然而,雪泥毕竟吃过过年的传统饭,所以在变幻中始终把握着篆刻传统的古朴气韵,驰刀走毫不逾法度。比如“东北汉子”印,刻得瑰丽博大,而线条沉着稳重,略无轻薄飞扬之态,则保证了它的境界和品格。又比如“鱼乐”鸟虫篆印,虽然刻得华美俊丽,但但因为此中一鸟一虫、一笔一划皆有古印中得来,所谓事成相识,面貌新而气息旧,格调依然古朴,气气韵依然沉郁。
  
  艺术不可以不变,篆刻艺术也不可以不变,死守传统,以不变应万变,必备时代淘汰。艺术又不可以妄变,必以深厚的传统为根基:必以敏锐的感觉为先导,必以娴熟的技法为利器,然后才可以开不古不今、即古即今之新生面。雪泥君可谓得其时、得其旨又得其径者也。
  
  当然,作为博大精深的篆刻艺术的探索者,雪泥还年轻,即便得其时得其旨得其径,他也不能说已非常成熟,他还面临着如何由博反约、由新入深的课题。而雪泥自己对此是有着清醒的认识的,他愿意借此作品集出版的机会,对过去作一番梳理,做一个“了断”,并由此开始,对如何由博返约、由新入深作认真的思考和重新的攀登。
  
  雪泥由此征询我的意见。我以为可以,可以,他既然已经悟到,又何须我多言。
  
  (本文作者系中国书协理事、篆刻专业委员会委员,西泠印社社员)
  
  

相关热词搜索:古朴 俊秀 瑰丽

上一篇:刀下千钧石上万象
下一篇:最后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