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| 回到总馆
首页 > 评议文章 > 正文

辛民论雪泥篆刻
2015-06-03 13:20:12   来源:   评论:0 点击:

  精工典雅,濯古出新——雪泥的篆刻艺术    当代篆刻艺术的立身之本是理性地回归传统,并在继承的基础上探寻创创新之路。西泠社员雪泥多年来以古篆为载体,以极富文化责任感的艺术创作致力于金石学研究和...
  精工典雅,濯古出新——雪泥的篆刻艺术
  
  当代篆刻艺术的立身之本是理性地回归传统,并在继承的基础上探寻创创新之路。西泠社员雪泥多年来以古篆为载体,以极富文化责任感的艺术创作致力于金石学研究和实践,我们从他的印作中,不仅能读出他的文化学养,生活阅历和艺术功底的厚重;做人谦逊内敛;更能悟出他更高的艺术境界与内涵、更高的价值追求并给予我们很好的启示。
  
  雪泥是在黑龙江优秀篆刻群体中的代表人物之一,数十年来,他推本溯源,汲古开今,博涉约取,融汇变通,致力于古文字的开掘,其篆刻艺术作品气象高古,呈现大人生的生的境界,蕴籍着浑厚的人文主义内涵,超越了一般形式主义技法层面,体现了东方大文化的传统魅力,有令人感动的视觉张力和文化拓展性。他用丰厚的文化底蕴将篆刻技术层面上的“器”提升到了“道”的层面。
  
  雪泥自幼喜读诗书,早年就开始临习碑帖孙过庭的书谱、二王的行草,奠定了扎实的书法功底,后又迷上篆刻,浸淫其中十余载。他对文字与篆刻艺术进行了的深度思考,在总结前人在创作上得到并融自己之慧心妙悟,厚积薄发,独出蹊径。他从秦汉及至清代皖浙两脉中印汲取丰富滋养,熔冶自家印风,作品构思慎密精心、伸缩合度、疏密得宜,其篆法纯熟,用刀精准、刀笔交臻,可谓“印从书出”的典范。
  
  篆刻艺术的高境界,无非是在继承中表现自我,有新意,有创造。雪泥治印,能捕捉住上古文字自由恣肆、奇宕天趣的特征,如幽兰出寿石,或如紫竹立晚风,在方寸空间表现出自由延伸的意念和舒展的动姿,并能自由往来于千载时空隧道,为我们凝聚成醇古儒雅的美,实为难得。
  
  从雪泥的近作中来看,主要呈现三个特点:一是从写意转向工稳,二是实现了白文和朱文的“统一”,三是在元朱文形式经营上追求一种“唯美”之境。在浮躁的当下,雪泥不赶潮流,坚持自我,实是难能可贵。另外,给人印象最深的首先是其凌厉的刀法,且刀见笔意。其章法处理以古玺与来楚生相结合,字体大小夸张对比悬殊,磊落跌宕,往往出于意外而又能复归平正。如其“…”、“…”、“…”印作,呈示出清、劲、俊、逸之美。即,一是清朗爽快。其作章法规整、格调清新、干净利落,清明自在,意趣盎然,犹如清风拂面,神清气爽。二是劲健挺拔,接续篆书之高蹈,流美其审美之韵致。三是俊秀儒雅。儒雅之气是篆刻家个人风格的核心,表现在篆刻作品上是以情入篆,内敛矜持、古奥雅正的书卷气充分体现在其作品中。四是飘逸灵动。简静超脱,一任自然,既凝重端庄,也有飘逸灵动的洒脱之美,又具闲云野鹤、仙风道骨,蕴藏着一种带有平常心的味道和意趣。
  
  综观雪泥的印作,我们不得不佩服他的才情与智慧的超群。如果没有艺术家的远见卓识,就不会有他这空旷迷人的远古与时代的融合;如果没有艺术家的雄才胆略,不可能有此籍于传统规范的创造。篆刻是“小众艺术,”也是寂寞之道,篆刻艺术的传承与发展需要雪泥式的能淡定、从容,耐得住寂寞的艺术家们投入其中,把这门古老的艺术引领到一个新的境界。
  
  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叶植盛论雪泥书法
下一篇:最后一页